第118章 番外05《新生》(1/2)

加入书签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十二月下旬的校园,总是显得很萧瑟。本文由 。 首发

  树叶落尽, 满校绿色只剩下稀稀疏疏的小松, 南郊风又大, 来往同学总是低着头,裹紧了衣服, 行色匆匆,不愿在户外多停留一秒。

  宋斐已经在致远楼门口蹲了半个小时了。

  他也不想来这么早, 但宿舍里一个人没有向阳、任哲都和戚言一样,正在这里参加考试空荡荡的寝室,尤其在今天这样一个日子里, 总让人不愿意久留。

  外面固然冷,可时不时能看见同学从路上经过,至少让人没那么紧绷了。

  不知是不是那场灾难的后遗症, 他现在就喜欢人多的地方。

  交卷铃声终于响起。

  很快,便有同学陆续出来。

  宋斐起身上前, 来到一棵树下。这是上午他考试时,戚言等待的地方,不同的是戚言正襟危站,他却偏要倚着树,营造出一种“我也没有等得很认真”的假象。

  戚言出来了。

  尽管混在人群里,宋斐还是一眼揪住了他。

  仿佛早有预感,戚言径直往这个方向看来,隔着人群对上宋斐的视线,淡淡一笑。

  宋斐很庆幸自己靠了树, 不然这会儿指不定被电成什么样了。

  “感觉如何?”待戚言走到眼前,宋斐忙不迭关心询问。

  “挺好。”

  “挺好是怎么个好法?能过不能过?”

  “尽人事听天命。”

  “……”

  宋斐发誓,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因为这段对话就是完全copy的上午!

  只不过那时候考试的是自己,等待的是戚言。

  “行,我更正,我觉得我这回能过。”亡羊补牢,未为晚矣。

  戚言总算满意,这才揽住他脖子,动作之坦然,从外人看来就像是纯洁的哥俩好。

  “等过了,我请你吃好吃的。”

  “不play了?”宋斐愣住,小清新不是男朋友的风格啊。

  “吃饱了不晕船。”

  “……”他就知道还得浪!

  手机忽然响起来,来电显示乔司奇。

  “哪儿呢?”电话刚接通,乔同学就直截了当地问,完全不用客套寒暄。

  “致远楼。”

  “你不是上午考试吗?”

  “等戚言呢,我俩刚会合。”

  “那别磨蹭了赶紧过来,这边人全了。”

  “ok。”

  晚上五点半,天色渐暗,华灯初上。

  今天是那场灾难爆发的一周年,市中心的纪念碑已在白天落成,晚上则是露天的文艺纪念活动。

  受考试所限,武生班小伙伴们只能约在六级结束之后,再一起奔赴市区。

  刚走到厚德楼背面,宋斐就看见十三个小伙伴站在不远处的阳光房门口,你推推我,我怼怼你,奔放地联络战友情,阵仗之壮观,吓着了好几个想去地下停车场的老师。

  等等,十三个?

  疑惑间,宋斐和戚言已经来到战友们面前,前者也终于确认,不是自己眼花

  “邝野?!”

  “我知道你想问我怎么过来了,”对于这个已经回答了好几遍的问题,一身商务范的邝同学已经驾轻就熟,“显然,机智的我已经提前预料到了你们车少人多的问题,所以就带着我的小马过来支援了。”

  邝野口中的小马,其实就是他那辆按揭的马自达。

  作为武生班唯一的毕业生,邝同学现在混得还算不错。跳过大四最后一个学期,直接进入那家世界五百强,如今实习期满,顺利转正,俨然有为青年。

  十五个人,两辆车,一辆机车,不能说不够,但要统筹规划。

  比如乔司奇的司机位置必须被剥夺,交由周一律赞替,再比如马维森的机车虽然勉强能塞两个人,可鉴于傅熙元抵死不从,其他小伙伴又完全没有乘客经验,最终只能让马同学孤零零地风驰电掣。

  于是约好市区内的集合地点后,马维森先走,周一律、邝野司机就位,剩下的十二人一车五个,一车七个。

  超载是肯定超载的,但每车都只超载了一个人,所以小伙伴们挤挤,也就坐下了。

  宋斐跟戚言坐的是邝野的车,同车的还有副驾驶的林娣蕾,以及一同挤在后座的罗庚和李璟煜。

  宋斐挨着车窗,景色从窗外飞驰而过,快得甚至留不下残影。

  大学城周围的荒地已经开始起楼了,到处都是围起来的工地,再不见昔日的荒凉。

  这样也好,他想,当旧的场景消失,发生在这场景中的伤痛,也会一并淡去。

  车一路驶上那条贯穿城市南北的中央大道。

  两边都是行人,沿途的车越来越多,灯火也越来越辉煌。

  车内的小伙伴们都很安静,宋斐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在想和自己一样的事情。

  上次开在这条路上,是为了逃命。

  这次开在这条路上,是为了祭奠。

  前后不过一年,恍如隔世。

  越临近市中心,车流越多,车速越缓,及至看见举办纪念活动的古城墙,车再也走不动。

  武生班小伙伴们索性转弯,把车停在开出去很远的地方,然后徒步走回来,从另外一个入口上了城墙。

  露天文艺表演的那段城墙已被封闭,只有演出人员可以进入。所以观众只能在其他位置的城墙上,或者城墙下,驻足观看。

  因登城墙要门票,视野又不算最佳,故而宋斐他们所在的这里,人不算多。

  此时表演已经开始,从他们的

  角度看不清舞台上的人,但可以看得清大屏幕,更能听得见音箱里传出的歌声。

  那是一个老艺术家,声音浑厚有力,曲调铿锵激昂。

  武生班小伙伴们静静地听着,有的似乎在想什么,有的似乎什么都没想。

  其实舞台上表演的什么不重要,只是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他们觉得应该来纪念一下,不论用什么方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