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周郎三十一圣人与屠夫(1/2)

加入书签

  “吴大嫂,恭喜恭喜。”

  “我也恭喜你啊,卢老弟。”

  13恭喜。”“恭喜、恭喜。”

  吴郡的百姓在街上见面后,无论是否认识,都会道一声恭喜。不是谁家结婚,也不是谁家生子,能从瘟疫中活下来就是一件最大的喜事。

  今夜的吴郡,每家每户都张灯结彩。明明未逢节日,百姓脸上却洋溢着喜庆的笑容。因为,两天前与如今相比,他们是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两天前的吴郡是死人的世界,现在的吴郡才是活人生活的世界。

  而改变了这一切的,是一个衣着朴素的道士,他的名字是,于吉。

  吴郡的有钱有势者心里痒痒了,他们知道于吉有医治瘟疫的药方,他们也很想要那份药方,所以在吴郡的瘟疫消失后的第二天,富豪们就开始行动了。毕竟,即使无法要到药方,能与于吉道长打好关系也是有利无弊。当然,不是没有人动歪心思,可是他们清楚,不提于吉本身是术士,不是个好惹的角色。而且只要有人敢动于吉,就会有更强的势力提着那个人的脑袋去找于吉请功,这种便宜他人的买卖没有傻子会去做。

  可事实上,连与于吉打好关系这条路,都很难行得通。

  张员外是吴郡数一数二的大富豪,不仅家财万贯,而且是黑白通吃,白道黑道都有很好的关系。于吉治好瘟疫后,并没有直接离开吴郡,张员外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他命樊管家领着下人搬了一箱珠宝到于吉的住处,那是吴郡附近的一座道观。原来无人问津的道观因为于吉的入住变得格外火热,时常有道观的道士向访客收取贿赂,访客为了早点见到于吉也毫不心痛地交了这笔钱财。

  樊管家给道观的观主塞了一锭沉甸甸的黄金,那观主生得一副贼眉鼠眼的模样,他掂量着手里的黄金,眉开眼笑地对樊管家说道。

  “樊管家多利了,这份大礼贫道我可收不起啊。”

  嘴上虽然这么说,观主抓着黄金的手快速地伸进自己的袖子中。动作之快,毫不含糊。

  “观主的话严重了,我家员外早就想为贵观捐点香火钱。可事情多,人忙,只好由我代劳,来送这香火钱,还望观主体谅。”

  樊管家客套回了句,心里却在冷笑。果然,于吉医治瘟疫的目的还是为了钱和名,道观的道士在观外收钱估计就是于吉指使。哼,这种人见钱眼开,我还不信他见了老爷的礼物会不答应老爷的请求。等我完成任务回去后,老爷必定会更加器重我,哈哈,老樊我大富大贵的日子不远了。

  “哪里的话,樊管家请进,于吉道长正在观内看书。”

  观主收好金子,恭敬地走在前面带路,脸上尽是殷勤之色。

  樊管家对后面的下人做出手势,让他们抬好箱子跟上。他自己则大摇大摆地走进观内,犹如一个在青楼交完钱,跟着姑娘上楼的富家公子。樊管家心里得意道,什么神医转世,什么与华佗并称绝世双医,只要爱钱,还不是要乖乖见我。

  道观不大,粗略看上去还没有张元外家的一处庭院大,但因为建立年代悠久,观中各处散发着古色古香的气息。

  “没想到观内又是一方天地啊,果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樊管家啧啧叹道,谁能想到荒郊野外的破小道观里面会是另外一番风景。

  “樊管家谬赞了,有张员外的资助我等会尽心修护道观。”

  观主抚了抚胡须,说的虽是谦虚之辞,面上却是春风得意。

  可惜是你们这种道士在此处当家,暴殄天物,真是可惜了,可惜了。樊管家四处观望,一路上看到观内的每一种事物都是有极高的价值,连地上的砖瓦都是如此。看来回去后可以和员外好好汇报一下了,有价值的东西,理应属于身份高的人。

  穿过庭院,观主轻敲木门,等里面传出请进时,才推开门,回头示樊管家入内。与先前对樊管家的殷勤不同,观主看向房内的神情十分恭敬,好似里面的人才是道观的观主。

  派头还挺大,樊管家嘴角上挑,负手走进房间,背后的下人抬着箱子跟了进去。

  道观供奉的是三清,三位天尊神情严肃,端坐在供奉的桌子上。三清前有三根香插在青铜制作的香炉中,几缕白烟升起,缭绕在三位天尊的左右,凡人看上一眼都会心生景仰,有膜拜的冲突。而三清的灵宝天尊前,有一身着灰色道袍的年轻道人打坐,道人的手上有一本灰色古朴的书,书的封面上有着三个大字,太平经。

  “施主来找贫道,不知所为何事。”

  年轻道士回过头,瘦削的脸庞上没有多余的肉,灰色的瞳孔波澜不惊,没有对他人的来访表现出任何感情。樊管家只觉得眼前灵宝天尊的雕像,和雕像前的灰袍道士似乎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无论是樊管家还是他身后的下人,心中都涌出了相同的疑问,他是人,还是神?

  “张府管家樊亢受主人张员外之命,来拜访于道长。箱子里有我家员外给您的小礼,还希望于道长能笑纳。”

  樊亢脸是笑的,心头确实是苦的。看到于道长第一眼,于吉在樊亢的心中就成了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人。唉,看来员外交给我的差事要办砸了。

  “哦?既然是张元外送的礼物,我岂有不收之理。还请樊管家打开箱子,让我先睹为为快。”

  年轻的声音,听上去并非如樊亢猜测得那样会是空灵、没有人情味。樊亢笑容更盛,比之前的笑多了几分真情实意。果然,人都是肉做的,不可能会没有贪欲。

  “于道长肯定会满意我家员外的礼物,这些可都是千金难求的……”

  樊亢取下腰间的钥匙,打开箱子上的大锁。他的头还是对着于吉,满脸笑意地说道。

  “珍宝。”

  咔嚓,箱子被樊亢带着老茧的大手打开,樊亢和下人都眯起眼,准备承受珍宝四射的珠光。于吉站起身,看向那个箱子,眼中有闪过一道灰芒。

  屋外的观主显然也对张员外的礼物感兴趣,他伸出头,看着箱子被樊亢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一堆石头……

  “这是啥玩意儿?”

  别说观主发懵,连将箱子带过来的樊亢和搬箱的几个下人都傻眼了。

  “樊管家不是说里面的是珍宝吗?咋俺只看到一堆石头啊。

  搬箱的下人心中有无数的疑问,樊亢同样也是,他可是亲眼看到了箱子里的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