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天堂的信鸽(1/2)

加入书签

  “来吧,喝杯热酒,就要入冬了,在咱们铁岩城,下雪可是常事。”不大的屋子内挤了一窝人,一个有着四分之三秃顶的老头,端着一个大盘子走了进来。

  大盘子上有着几杯热酒,正在“咕咕”冒着泡。

  他叫皮特曼,是铁岩城的管事,脑袋两侧挂着仅有的几缕白发,穿着一身黑不溜秋的麻布衣,身材干瘦,佝偻着身子像是一尊发条生锈的玩具。他脚上穿着高筒靴,靴沿被水打湿,走动时能在屋子里的木地板上留下一圈清晰可见的脚印。

  屋内有着三处不大的床榻,上面分别躺着艾文、艾路曼(已经换上了衣物,不至于赤裸见人)和黑牙。他们在经过铁岩城医生们的紧急治疗后,已渐渐苏醒了过来。

  其中艾文恢复的最快,很快便能下床,与众人交谈。

  至于半残的查加图,打了麻药后被截了肢,此时正躺在轮椅上流着口水还在昏睡。一旁坐着罗迪,拿着手巾时不时帮他擦掉即将落地的口水。

  “啊,天呐,这是什么酒,我发誓这世上已经没有比这更难喝的酒了。”菲妮克丝抿了一口,皱着眉吐了吐小舌头,“这酒也太苦了。”

  “口感确实不敢恭维,还不如太阳镇的啤酒好喝。”艾文只觉嘴里发涩,而且牙缝之间还站着一些不知名的沉淀物,喝完之后怪难受的。

  “唔,还不错,是地道的霍布森啤酒,怎么,你们没有喝过吗,这是只有在中部铁岩城才能喝的到。”口干舌燥的艾路曼一仰头饮下了大半杯,赞道,“过瘾!”

  “嘿嘿,还是你小子识货。”老皮特曼动作利索地在屋内生了团炉火,原地打坐开始取热,接着他又忍不住话痨了一番,“现在到处都在打仗,有小的,也有大的,治安差得很,也没有多少商人愿意来铁岩城做生意了,城内物价高的很,这些啤酒还是我那小地窖的存在,有得喝,你们就感恩戴德吧。”

  “不过我们经历了这么多磨难,总算是在塞尔迪亚大军来临之前抵达了这里。”罗迪松了口气,这一路上他的表情一直很凝重。他整了整衣服,端坐在那里,时不时将手送入怀中,摸了摸有些发热的白色马玉。

  “我已经离家很久很久了,之前在银盾城没有能抵达吉尔博格的信鸽,如今到了铁岩城,是时候给家里写封信了。”艾路曼强撑着坐了起来。

  “给家里写信?年轻人,你来自哪里?”皮特曼饶有兴趣,“听你这口音,是来自南方的诺泽吗?”

  “是的,我是吉尔博格堡领主的第三子,名为艾路曼·提尔罗斯,城堡的合法继承人之一。”

  “哄哄,有意思,你离家多久了?”他问。

  “具体记不太清了,反正已经过了挺久的了。”

  “恐怕你在铁岩城的驿站找不到飞往诺泽的信鸽了,那儿刚发生政变不久,吉尔博格堡也不例外,我以前去过那儿,原堡主的子嗣和家属都死在政变之中,无一幸免。”

  “什么!”多年欺凌自己的两个兄长死了自然不值得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