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今天本来你们要结婚的这样就结不了婚了(1/2)

加入书签

  “嗯。睡醒了给我打电话或者就去楼下找我。”他低声说完,然后把她拉得很高的被子拉下来,又掖了掖被角,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才起身站在一旁。

  盯着她宁静的睡颜,眼里心里全是散不去的温柔,直到把她的样子深深映进心里,顾轻绝才转身出门。

  出门直接拨通了文秘书的电话,几句话之后掐断电话,走进了电梯。

  却不知,他挺拔的背影也映在了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女人眼睛里,并逐渐演化成了怒火和愤怒,在眸子深处熊熊燃烧。

  陆若水脸上挂满冷笑,高级化妆品造就她冷艳的面庞,身侧双手紧握成拳,指甲快要陷入皮肉仍不知道疼痛,只是恨恨地盯着前方早就不见了的人。

  连溪睡了一个下午,直到外面的天完全黑掉她才悠悠地醒过来。

  屋子里有些暗,不过绚烂的灯光还是透过落地窗照进来,很梦幻。她顿时觉得脑袋有些晕,打开了房间的灯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然后穿上鞋子就往楼下走。

  楼下的露天休息厅人很多,气氛融合,旁边就是大海,吹过来的海风还带着海水淡淡的腥味,无端让人的鼻息间被萦绕得迷醉。

  连溪一身白色单衣在海风的轻抚下舒适中又透着一丝冰凉,转了一整圈都没有看见顾轻绝,于是找了一个椅子坐下,招来waiter点了一份甜点和晚餐,而后拨了顾轻绝的电话。

  电话通了可是并没有人接,她皱了皱眉,看着不远处平静的海面,黑色暗沉的海水夹杂着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周围人烟又是灯火阑珊,这样诡异的环境下一股压抑感在慢慢蔓延。

  手机被她紧紧握在手里,葱白的指尖泛起苍白的颜色,夜晚的风扬起她的长发,陷在椅子里的背影萧瑟荒凉。

  服务员送来餐点的时候她还在拨打顾轻绝的手机,可是结果依旧一样,无人接听。

  连溪垂眸,精致的眉眼看不出任何其他表情,只不过心里的慌乱从颤抖的指尖泄露出来。

  唯一奇怪的是,心里恐慌的源头不是来自顾轻绝,而是,说不清楚的感觉,像是有人抓住她的心脏,并且已经开始慢慢抓紧,收缩。

  静静地享用晚餐,眼里映出周围人群谈笑风生的脸,一脸悠闲自在的他们也没有注意到不起眼的角落里绝美倾城的东方女子。

  连溪看着桌面的手机,没有亮过一次,顿时有些气闷和不满,说好的睡醒给他打电话呢?

  结果人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一想到文秘书来了,可能的确有很多事情要忙,但是也不至于在不接她电话之后也不回她电话吧。

  快速地解决完面前的食物,连溪就起身往另一边海滩走去,因为是晚上,沙滩上人有些少,走了一会,海风的肆虐让她打了个喷嚏,但依旧没有看到顾轻绝的身影,心中疑惑的同时还是抱着双臂往酒店走去。

  直接坐上电梯往房间去,在三楼的时候停下了,有人从外面进来,是个看起来温雅的外国男人,在看到连溪的时候眼神微微惊艳,对她礼貌地笑了笑。

  连溪也温和地回以一笑。

  谁都没有注意,旁边一袭紫色纱裙的女人扶着看不清面目的男人走进另一部电梯。

  到了房间连溪就把自己的身体摔进柔软的沙发里,周围安静得令人发怵,墙上的古典钟摆发出沉闷的嗒嗒声,像敲在人的心脏。

  连溪发现,顾轻绝不在她身边她就不能以任何方法找到他,原来到现在,只要他不在,那么她真的无法找到他。

  不管从前还是现在。

  时间在一点一点流逝,身体的温度从有到无,直至连溪手脚冰凉。

  时针指向零点,顾轻绝依旧没有回来,从下午到现在整个人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连溪都要怀疑这是否是真的。

  在沙发上坐了几个小时,身体已经疲累,于是辗转到床上,双臂抱着膝盖,手机就放在身侧,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凌晨3点,连溪再一次给顾轻绝打电话,这时候,电话直接关机了。

  心一点点往下沉,往下坠,深不见底的深渊在一点点吞噬人的耐心和信任。

  凌晨6点,手机的震动声惊醒了靠在床头的连溪,她瞬间清醒,满目血丝直直地盯着手机屏幕。

  宽大的屏幕上,英俊的男人安静地睡着,**的胸膛是她熟悉的样子,唯一刺眼的是他怀里娇媚如花的女人,被子上是**白皙的手臂,脖颈处开出了朵朵娇艳的花。

  不用想也知道被子下面的光景该是怎样一副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

  女人的笑容异常明媚刺眼,狠狠灼伤了连溪的眼睛。

  手指的力道快要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