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满屯赴承诺(1/2)

加入书签

  野岛司令官与森谷大队长军衔都是大佐,只是他是宪兵队的,行政权力上要高得多,野岛马上打电话向守备队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电话那边,森谷强词夺理,反倒诬陷皇协军三营营长无视皇军守备队的军事防务检查,带领士兵起哄骚乱,最后还打伤森谷大佐,森谷严正声明,必需整顿军纪,让甄令山吃些苦头,让皇协军再不敢违背皇军的任何命令及防务视察。

  日军守备队是有权力检查视察皇协军军事防务的,野岛也明白森谷的为人与粗暴傲慢,还有渡边在一旁的撺掇,同是日本人,他肯定只能袒护包庇日本人,他不再说什么,只是吩咐不要闹出人命来。

  可是没有等多久,皇协军的殷团长带领他的俩个营长前来找他要人,不依不饶的,野岛推辞不过,无奈之下,只好再拿起电话向守备队要人,经过再三协调磋商,对方答应明天放人。

  殷昆与余占魁,索彪三个人怏怏地走出宪兵司令部,再乘坐轿车返回到团部里,面对日本人的强横态度,三个人也感觉气馁沮丧,万般无奈,只好打电话通知三营营部,明天接人,随后也叫勤务兵送来酒菜,三个人喝了大半夜的酒。

  第二天一早,殷昆还是与余占魁,索彪三个人一道乘车先到三营的营部里,叫上石敢当,贺中恒俩个连长和一些手下人一同到日军的守备队去接人。

  轿车徐徐慢行,三营的人紧紧跟随在后面,到达日军的守备队,殷昆就与余占魁,索彪三个人进去办手续接人,三营的人等候在大门外面。

  隔一会儿,殷昆与余占魁,索彪三个人走出守备队大门,后面有俩个日本士兵用担架抬着甄令山走出来。

  三营的人赶紧上前接过担架,只见担架上的甄令山营长浑身衣衫不整,血肉模糊,显然是受过重刑,三营的官兵见此情景,顿时群情激动,高声怒骂起来。

  殷昆忙挥手制止住,他叹口气道;“狗日的日本人真是他妈的牲畜!把人抓进去打一顿出出气就行啦,没有想到把人伤成这样严重?”他再看看余占魁和索彪道;“本想今天给三营长在酒楼里摆下几桌酒宴压压惊,但是现在三营长这个样子怎么能够喝酒?我看这样吧,三营长又没有成家室,就把他送到最好的医院里去,要一间特护病房,好生疗养一段时间。”

  甄令山躺在担架上直拒绝道;“谢谢团座的一番好意,就将我送回到三营的营部里就行啦。”他其实是担心惦记他伤成这样,又不在营部里面,下面手下的兄弟们一时激怒起来,做出什么过激的蠢事来,毁了三营。

  殷昆也明白他的心意,就对石敢当细心吩咐道;“好兄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回到营部里面,好生照看营长,有什么困难就打个电话过来,也看好手下的兄弟们,不要滋生事端,再节外生枝。”

  石敢当重重地点点头,然后就招呼手下人抬起营长径直回三营的营部。

  放马川,一望无际的青青原野,蓝天白云,芊草茁壮丰肥,碧绿的植被如茵,好多高大雄骏的战马放牧在原野里,马群奔腾嘻戏撒欢,任其自由地放逐在原野里面。

  这是日军横滨旅团骑兵中队的驻防地和牧场禁区,泷仁英太郎还是穿着白色的短袖汉衫,带领着他手下的十多个贴身随从在原野里纵马驰骋,练习骑术,草坪的一个角落,撑得有一张巨大的遮阳伞,摆着圆桌和靠椅,圆桌上有酒杯和英国的威士忌酒,那是供泷仁英太郎休息时用的。

  泷仁英太郎骑了一会儿马,就在坐遮阳伞下的靠椅上,从圆桌上端起一杯威干忌酒,慢慢地品抿,他望着草坪上嘻戏撒欢的马群怔怔地出神发呆,他一生太喜欢马,也与马结下不解之缘,他是日本国皇族嫡亲成员,处处享受的都是特殊待遇,他曾经在英国的苏格兰,爱尔兰草原上呆了三年,接受的都是世界级骑术大师的培训,他的骑术堪称世界一流,放眼日本与中国,还没有遇到与自已能够匹敌的对手,但是前些天却在这原野的草坪上遇见一个孩子,孩子的骑术确实让他吓了一跳,也让他凭添了几分心事。

  原野的尽头传来一阵马的嘶叫声,一匹黄骠马风驰电掣般的奔驰过来,由于马的速度快,马上的骑士自然骑术精湛,也引得泷仁英太郎手下人和一些日军骑兵的欢呼称赞。

  黄骠马在泷仁英太郎前面不远的地方停下来,从马上跳下来一个骑士,却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团脸饱满,浓眉密稠,圆圆的大眼睛黑白分明,虎气生生的,却正是与泷仁英太郎有约比试马上劈杀技艺的少年满屯。

  来的少年正是满屯,他冲泷仁英太郎抱拳行礼道;“泷仁君阁下,在下满屯赴约而来。”

  泷仁英太郎站立起身躯来,他注意到少年后背上特的插着一柄单刀,果真是不负约定,赶来比试劈杀技艺的,他满意地笑了,对满屯客气地道;“满君果然是诚信之人,不让本阁失望,先请坐下来,咱们喝上几杯酒。”

  这时,草坪那边也走过来几个日军骑兵官兵,骑兵中队队长就走在最前面,他大概听手下人说起过满屯这个少年上次与泷仁英太郎比试骑术,似乎略胜一筹,他有些不相信,他知道泷仁英太郎的骑术那可是世界第一流的,一个山野孩子怎么能够相比教?今天这个孩子来了,他当然也要过来看看热闹,证实那些传闻是否属实。

  泷仁英太郎看见骑兵中队长走过来,就对满屯引荐道;“横滨旅团骑兵中队队长池上君,也是我的好朋友。”言毕,又指着满屯介绍道;“这是中国的朋友满屯君,一流的精湛骑术,而且他的骑术也是在满洲关东军骑兵军营里练成的。”

  满屯首先抱拳行礼问候道;“中队长阁下安好!满屯这里有礼了。”

  “哟西!”池上中队长挥挥手说道,算是回礼,他一双三角眼不停地上下打量少年,忍不住疑惑地问道;“满屯君的身世莫非还有什么背景?怎

章节目录